美国制裁华为事件下,哪些企业因此受益?

 新闻资讯     |      2019-09-04 03:54

2019年5月16日,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及其68家关联企业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除非得到美国政府批准,否则不能向美国公司购买零部件。4天之后,美国商务部宣布给华为及其合作伙伴90天的“临时许可”,允许华为购买一些美国产品以维护现有网络。

8月19日,是美国政府对华为公司出口禁令暂时豁免期的最后一天。美国商务部长当天宣布,将对华为的禁令再推迟90天。

三个月复三个月,延长“临时通用许可证”也显现出美国的尴尬:一再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打压华为,但是又不得不依赖华为的设备。华为外籍高管近日就指出,在美国大约有40家农村电信运营商和数万农民,受惠于华为安全且具有价格竞争力的设备。

同时,面对商业往来上的利益链关系,高通、谷歌、微软、英特尔等美国科技企业也纷纷向美国政府申请解除华为禁令,以便于更好的发展业务。

据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iiMedia Research统计数据统计,2018年中国大陆半导体市场销售额高达1584亿美元,同比增长20%,约为全球总消费量的33.1%,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芯片单一消费市场。

其中,对于华为公司而言,2018年华为芯片采购额为210亿美元,位列全球第三。而海思半导体营收为503亿人民币,取2018年底的汇率6.88来算,相当于73亿美元,虽已是全球第七大Fabless芯片设计公司,但要满足公司所有需求仍是不足,对于美国芯片供应商的依赖度依旧较高,华为核心供应商中,美国企业差不多占50%左右。

华为禁运事件之后,高通、英特尔、TI、安森美、谷歌、博通、美光、伟创力等华为的合作伙伴都收到美国商务部的函件,要求相关供应商禁止向华为供货,暂停所有新订单等。

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华为的发展受影响不算太大,华为5G订单数量不断增长,手机销量在海外受到了一些影响,但是在国内销量暴增。此外,华为在被断供后动作不断,华为在已有手机芯片海思麒麟的基础上,最近还推出了天罡、鸿鹄、凌霄、鲲鹏等多应用领域系列产品。在操作系统方面,华为推出了物联网操作系统“鸿蒙”,目前鸿蒙只用在了荣耀智慧屏之上,未来是否会推出手机操作系统,华为还在等待着谷歌方面的表态。

然而,我们把目光放到另一边,在今年的第二季度,由于美国对华为的禁令,部分美国供应链厂商迫于压力对华为停供,也导致了高通、莱迪思、微芯、伟创力等众多美国企业营收下滑。可以看到,断供华为不仅给华为的业务造成影响,还让很多的美国高科技企业“很受伤”。尤其是在半导体这个全球产业链市场中,各个高科技企业之间紧密联系,华为需要美国公司的高科技产品,而美国企业也需要从华为赚钱,美国制裁华为实际上造成的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但是,在这场华为和部分美企两败俱伤的事件中,又是否有哪些企业获益于此?下面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有哪些企业受益?

终端产品代工厂:富士康、比亚迪、闻泰科技、光弘科技等

就先从近期热度较高的伟创力事件说起,伟创力私自扣押华为货物的事情估计大家也都有所了解,在此按下不表。从华为向伟创力发出律师函要求其赔偿“数亿元人民币”说起,此后,华为手机、笔记本在内的高达25亿美金的订单正由伟创力快速流向其他代工厂,受惠于此次“分流”订单的代工厂有富士康、比亚迪、闻泰科技、光弘科技等几家企业。

闻泰内部人爆料:“华为有部分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项目转给我们了,手机项目也在讨论,但是我们目前产能不足接不了太多。”目前已经新增印度、印尼和无锡工厂,正在逐步扩大产能。

此外,光弘科技也承接了部分华为手机代工业务。

在机构发布的报告中显示,富士康和比亚迪则是华为订单的最大受益者。国信证券表示,比亚迪电子作为华为P和Mate系列的主力供货商,预计其2019年来自于华为的收入将有50%到60%的增长,根据比亚迪电子2018年年报,华为订单占据其总收入的30%以上。还有消息称,比亚迪电子或将承接华为在湖南的手机代工业务。

富士康方面有内部人士对媒体表示,来自于华为五六月份的订单量猛增。富士康深圳龙华、观澜园区第二季整体产值年增达12%。上半年富士康旗下针对华为公司的镜头及模组相关产值年增94%,5至6月整机及机构件产量年增逾15%。

晶圆代工厂:台积电、大立光、中芯国际、京东方、豪威科技
据上游产业链消息,华为在前不久抛出大量订单给合作的芯片厂商,而台积电、大立光等正在全力以赴加班加点赶工这些订单。


不难看出,华为此举是为了给即将推出的麒麟处理器抢占更多的产能,面临目前外界复杂多变的多变的情况,他们不得不提前下手,毕竟如果处理器供应商出现了问题,自家的高端旗舰机也会受到很大的拖累。

此外,华为事件以来,晶圆代工厂台积电动态最受人关注,可以说台积电是华为生存的关键。当许多国际大厂纷纷向华为道别,台积电出面高喊将持续供货华为海思、尽力支援客户。抛开上述赶工的订单不谈,台积电在这一来回之间,已经赢得了信誉和名声。

同时中芯国际下半年即将具备14nm节点量产能力,后续节点研发持续突破,已具备部分替代能力,后续自然有机会接到华为订单。

除此之外,华为一直在积极寻找替代供应商,实行去美企策略。一方面放宽对国内供应商的认证资格条件,加大对国内潜在供应商的发掘与培育。除了上述三家国内企业外,京东方,豪威科技等国内龙头厂商在华为处业务有显著增长。

台湾厂商
美国制裁华为,几乎所有跟华为有业务合作的美国企业都受此影响,因此在禁运事件后,华为在积极争取非美国供应商的支持。


华为公司台湾总代理讯崴技术总经理雍海在前段时间表示,华为对台湾的采购不断增加,未来预期还会增加更多。由于牵涉到华为与合作伙伴的协议,不方便透露具体数字。

他认为,华为对台湾电子产业未来将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也是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会为台湾产业发展带来更多且更大的进展。


村田、罗姆、京瓷、东芝等非美外企

在短期应对方面,自2018年华为事件后,华为开始开始向村田、东芝、京瓷、罗姆等供应商增加零部件采购。

知情人士称,华为要求上述供应商增加智能手机零部件的供应,其中,村田制作所收到的订单量相当于以往的两倍;罗姆将增加集成电路和摄像头相关部件的供应;京瓷也收到了一些如冷凝器等特定电路部件的额外订单;东芝存储公司也被要提前供应闪存芯片。

同时据产业链调研,对于美国半导体企业产品,华为亦准备了6-12个月的库存,足以在近期保证生产的正常进行,从而也给予了华为供应链切换的缓冲期。

据国信证券分析师统计,华为累计拥有超过2000家供应商,从上游品类角度看,连续十年成为华为金牌芯片和元器件供应商的公司是高通和ADI,都来自美国。

从华为所有供应商来看,生产手机、电脑等2C端产品的芯片来源主要是高通、博通、英特尔等芯片供应商,其中CPU供应商又占一半以上。

第二大供应大类是用于生产设备的光电器件,主要是德州仪器、村田、ADI等老牌知名电子元器件生产商。
从华为50家核心供应厂商来看,PC、手机、平板等个人产品的上游供应商主要覆盖从数据采集和通信环节的感知器、射频连接器,到数据处理环节的芯片设计、关键芯片、存储以及人机交互接口软件,华为均引入多家供应商,如Arm、高通、博通、恩智浦、英特尔、英飞凌、恩智浦、东芝、三星、美光西部数据、微软、新思科技等。


总体来看,华为上游电子元器件主要采用美国和日本厂商的产品。因此,美国制裁华为后,日本厂商受益较大。有数据显示,2018年,华为与日本供应商之间的交易额超过66亿美元,并计划在2019年将这一数据提高到80亿美元。

5G领域竞争对手:诺基亚、爱立信

诺基亚和爱立信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离不开美国对华为的打压,自然有些“捡漏”的意味。随着华为受压,爱立信与诺基亚积极抢占地盘,竞争日趋激烈。以营收计算,诺基亚与爱立信分居全球第二,三大电信设备厂商,近几季逐渐摆脱亏损,此时抢走同行的客户,攸关这两家北欧厂商接下来的发展趋势。


华为的软肋和铠甲

在去年华为在深圳举行了核心供应商大会上,华为公布了其92家核心供应商,其中包括美国厂商33家,中国大陆厂商25家,中国台湾厂商10家,日本11家。

通过梳理华为核心供应商可以看到,供应链中的美系厂商主要涉及高性能运算、高性能模拟、射频芯片等核心芯片以及EDA软件部分。

在高性能运算芯片部分:主要是CPU巨头Intel,产品包括PC及服务器;IDC及通讯用FPGA供应商Xilinx;GPU双雄NVIDIA及AMD。均为美国企业,在此方面难以快速找到合适的替代厂商。 

存储芯片:存储作为半导体最大下游,其主要供应商为韩国三星、SK海力士以及美国的美光,其中DRAM市场韩国厂商份额占比接近75%,NAND市场日韩厂商份额占比超60%,对美国依赖度并不大。

模拟芯片:根据IC Insight数据显示,模拟芯片市场集中度较低,单一厂商停止供货对下游影响相对可控,全球主要供应商中不乏英飞凌、意法半导体、瑞萨等欧洲、日本厂商,同时也有一批以韦尔股份、圣邦股份、矽力杰、钰泰、3peak等为代表的国内厂商近年来奋起直追,不断突破。

射频芯片:目前美系厂商博通、Qorvo、思佳讯、CREE、II-VI等均处于射频领域的领先地位,国内手机产业链对美系射频芯片供应链依赖程度较大。不过日韩也有相对成熟的替代方案,同时海思以及三安集成等国内厂商也正在加速研发推进中。

EDA:EDA是指利用计算机辅助设计软件,来完成超大规模集成电路芯片的功能设计、综合、验证、物理设计等流程的设计方式。目前主要供应商为cadence、synopsys和mentor。目前,海思已和EDA厂商签署了多年合约,所以基本使用暂不受影响。但EDA和IP不同,这个领域高度依赖技术支持。尤其是高度复杂的CPU研发,如果没有EDA厂商的技术支持,会较为严重地影响芯片开发进展。华为近期也在积极测国内的EDA软件,如芯禾科技,华大九天等,但整体来看,国内的EDA软件在某些细分领域较有特色,全面性远不如Synopsys等海外巨头。
ARM授权:假设ARM停止授权,目前华为已经获得了ARMv8的 永久授权,可完全自主设计ARM处理器,并且正在从指令集自主向架构自主进行研发突破。


同时,从授权范围来看,华为购买的是最高难度的架构授权,开发过程中仅采用ARM定义的最基础的指令集,往后完全靠自研,所以对ARM的技术支持依赖度较低。

实际上,我们更需关注的是ARM v9的进展,由于华为此前签约并未涉及未来产品。所以如果v9推出之前禁运无法得到解决的话,有可能降低海思的长期竞争力。

安卓停止GMS服务授权:由于海外市场高度依赖GMS服务中的Google Play软件商店,谷歌地图,Youtube等一系列服务。所以华为海外市场手机销售或将受到影响。据Canalys统计,2018年华为手机销量为2.06亿部,其中海外销量为1.01亿部。占总销量比例约为50%。前段时间,爆出有多家海外运营商停止销售华为新机。

面对软件封锁,华为表示正在与谷歌公司协商救济方案。同时,华为也已经发布鸿蒙商标,该系统将横跨手机,平板及电脑,并兼容安卓APP。


结语

在上述分析中可以看到,EDA、射频芯片、高性能计算芯片等领域依赖美企程度较高,是华为的软肋所在;其它部分影响则相对较小。

着眼当下,对于华为而言,一方面是要积极争取非美国供应商的支持,另一方面也要积极扶持本土厂商以及自主制造能力。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没有任何国家或企业能完全孤立于世界取得良好的发展,但在关键的高科技领域实现自主可控是当务之急,中兴和华为等一系列事件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已经刻不容缓。

在自由贸易的环境下,企业间公平竞争自然是我们心中的理想国,但理想一旦破灭,唯有自救和自强才能保持生生不息。